• 电话:
当前位置:主页 > 伟德app >

河南汝州斥资数百万让全体干部进清华培训

文章作者:七娃 上传时间:2019-09-04

  汝州市正在实施一项干部“充电”计划,不是“选派”干部而是“全派”。2010年,该市159名正科级干部在清华大学进行了为期一周的公共管理轮训。他们计划今明两年,把剩下的600多名副科级以上干部都轮流在国内名校“充电”一次。从去年开始,汝州市财政每年预留300万元作为干部培训经费已经制度化。

  □今报记者 路治欧/文

  怎么去学 学和住都在清华

  无论是市四大班子领导,还是乡镇和局长一把手,全都回到了学生时代。许多人这样总结自己的7天清华学习:“机会难得,时间很短,受益匪浅。”

  2010年 6月、7月和12月份,汝州市和清华大学合作分三期对159名正科级干部进行了公共管理培训。他们学在教室,吃在学生食堂,住在学生公寓,每天按时上下课,按时作息,老老实实地当了一回“学生”。每一期,汝州市委组织部干部教育监督科都要派人监督检查培训纪律。

  在开课前几个月,汝州方面就和清华大学确定了培训内容,有百年清华的人文精神,有国际国内形势,有中国社会热点问题,有宏观经济走势分析,有全球化下的中国文化发展,有“三农”问题和城镇化发展,有易经与领导智慧,有曾国藩为官用人之道,有领导艺术和素质修养,也有压力下的心态调适。

  汝州市发改委党组副书记李爱珍说:“大家的学习氛围很好,课堂上还不时有人结合实际向教授们请教。”

  汝州市市场发展服务中心主任张栋梁说,他从小学就有“上清华大学”的梦想,但最终以失败而告终。如今,他能在清华大学学习,虽然时间很短,但仍感觉时间打磨掉的激情又回来了。“浓厚的学习氛围、宁静的生活状态”,让汝州市行政审批服务中心主任石长兴非常留恋。接受采访的所有领导干部都表示,如果再有这样的学习,不管再忙也要安排好时间参加。

  学了什么 比如信访 比如周易

  汝州有公务员发现,局里一把手从清华学习回来以后,张口就会来句:“清空杯子,空杯朝上,从零开始,我心飞翔。”或者说:“我以后要从直接控制向间接控制过渡了。”如此看来,在领导智慧和艺术方面,他们学到了不少东西。

  汝州市洗耳河街道工委副书记彭英俊主管信访工作,听完课他对信访制度除了理解,还体会到了自己的责任和将要做的工作。

  辖区有名年轻人开出租车到郏县时被杀,案发8年也没能破案。于是,其父以郏县公安局不作为为由不断上访。“这不是咱的事,咱也管不了,但还是记到咱的头上。因为这件事,我这边被通报批评”。

  在彭英俊看来,这次学习根本不是“休息、养生和躲清静”。他说:“学习过以后觉得对于群众问题,我看的高度不高,辖区群众有问题,我们应该去关心他们,尽可能帮助他们,而不是不管不问。”

  汝州市检察院副检察长张现周学习以后才明白:“周易和风水学不是‘迷信’两个字就能概括的。”不过,他收获最多的是李虹教授所讲的压力管理和心态调适。“我从反贪局长升任副检察长时遇到了阻力,中间干了3年纪检组长,心态上会有点不平衡。但是,对比一下我的高中同学,我虽然是河南省司法学校毕业的中专生,但是已经是正科级。很多上了大学本科的同学都没有我顺,有的还让我帮着找工作。我应该放平自己的位置。”张现周说,“检察院中层正职面临着‘评不上先进,再进步很难’的巨大压力。”所以,他近期准备邀请专家为反贪人员调适心理。

  为何去学

  干部27年没“充电”一次

  刘玲刚被调到汝州市煤山办事处主任的位置上,原来不是一把手,学习机会很少。“我上一次脱岗学习,是27年前当妇女干部的时候。充电机会太少了,也很少静下心学习,这次学习让我的知识面拓宽了不少”。

  7天之行,她弄懂了经济大形势,明白汝州城区房价超过4000元/㎡的现状为什么有点离谱。7天之中,她知道了“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孩子”的计划生育政策并不是什么时候都正确,“过些年说不定政策就变成可以生俩孩子”。

  汝州市委组织部干部教育监督科科长田自万举例说,他跟着培训的领导干部听过3次关于新农村建设的培训课,其中前两次都是由平顶山市委组织部组织,分别讲了新农村建设的规划性和新农村建设的城镇化。第三次,是清华大学经济学教授解安给汝州市正科级干部讲的。

  解安讲到,新农村建设必须实现土地流转,这样才能把农民从土地上解放出来;要发动农民自强自立,政府出台政策来鼓励,韩国新村运动时总统就号召农民“你站起来,我再扶持”。田自万说:“他对土地流转的阐述深刻,是前两次课没有听到的。”

  值不值得 花钱培训干部VS资助贫困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