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电话:
当前位置:主页 > 伟德app >

太原暴力拆迁案副局长指证副区长 多名律师退庭

文章作者:七娃 上传时间:2019-09-17

孟建伟82岁的爷爷,在其子孟富贵被打死后一病不起。 南都记者 纪许光 摄

孟建伟82岁的爷爷,在其子孟富贵被打死后一病不起。 南都记者 纪许光 摄


父亲被打死后,孟建伟一家回到旧舍居住,但农家小院的欢乐已经不再。南都记者纪许光摄

父亲被打死后,孟建伟一家回到旧舍居住,但农家小院的欢乐已经不再。南都记者纪许光摄


  复旦大学博士生孟建伟父亲遭强拆保安打死一案的庭审进入第三天。在此之前,17名涉案被告的法庭调查已经结束。在过去的两天时间里,首先是保安头目武瑞军当庭咬出太原市晋源区副区长计建中和金胜镇党委书记张兴旺“事先授意”、“事后送钱”“密谋顶罪”。在此之后,涉案被告更当庭曝出“警方要求作假”的内幕。

  昨日,太原市晋源区住建局副局长王全有在到庭作证时,再次曝出案中内情———“该局与武瑞军签署的合作协议在滨河西南延工程上马之前就已经过期,之所以拉武瑞军入伙,皆因副区长计建中授意。”

  除了此前宣布的“免职待查”,被多次证实涉嫌违法的计建中没有受到任何追究;在“10·30”拆迁血案的被告名单中,也没有他的名字。昨日,当计建中以“证人”身份出庭后,孟建伟的代理人李劲松和刘亚军、“10·30”案件中的第一被告武瑞军的辩护人彭建荣等选择退庭抗议。

  昨日上午,太原市中院1号法庭针对“10·30”拆迁命案的证人调查程序启动。应约到庭的晋源区住建局副局长王全有在面对孟建伟代理人询问时,再次曝出惊人内幕———武瑞军的保安公司之所以介入工程,皆因副区长计建中授意。

  副局长:领导“指示”拉保安入伙

  王全有当庭作证说,武瑞军2009年曾以阳曲县保安服务公司的名义与晋源区滨河西路南延工程协调指挥部总指挥计建中签订了一份保安协议,但这份协议约定的有效期限是两个月左右,在2010年前即已期满无效。2010年年初开始,武瑞军没有以任何公司的名义与指挥部签订过任何协议。

  那么,武瑞军又是以什么身份出席2010年10月20日由副区长计建中主持、晋源区行政执法局、金胜镇政府、晋源区国土局、晋源区规划局等指挥部成员单位参加的高级别拆迁专项工作会议的呢?

  王全有昨日说,会议当天,武瑞军是以晋源公安分局保安公司机动大队代表的名义出席会议的。

  孟建伟说,让他们不能接受的是,孟富贵被打死后,“10·30”案件的侦办工作均由该局承担,这导致他们对侦查结果存疑。加上多名被告人当庭翻供称“曾遭刑讯逼供”、“演练案情、诱供”的细节,他们对案件的公正性质疑愈发强烈。

  同时,王全有的另一陈述与武瑞军此前当庭供述吻合,武瑞军在介入后的获利大约是100多万元,这些钱,由工程指挥部授意金胜镇政府负责支付。

  此外,王全有的证词还曝出了李根虎与计建中的关系内幕。涉案人李根虎当日是以同心拆迁公司代表的身份参加会议。因为李根虎2009年曾以同心拆迁公司代理人的名义与时任指挥部总指挥的计建中签订过一份委托动迁协议,但这份协议同样在2009年即已期满无效了。

  与武瑞军一样,王全有说,李根虎的介入也是计建中的主意。而对于李根虎的获利情况。他说,双方约定拆1户1万元,但截至案发,他们支付了10万元拆迁款,其余款项,还没有完全结清。

  1月24日,武瑞军曾供述:孟富贵被打死当日早上,计建中、张兴旺等人曾约请其到高速路口“议事”,并曾在计建中办公室里屋“密谋找人顶罪”的细节。

  昨日,王全有的陈述显示,计建中不仅曾明确授意拉武瑞军等人介入工程,在命案发生当天上午,也正是计建中告知王“出人命了”。当天10时左右,李根虎曾带一个王不认识的人到了自己办公室议事,而当时计建中就在王全有的办公室。这个时间,距离武瑞军所述的“密谋”仅仅3个小时。

  孟建伟代理人当庭指出,身为太原市晋源区副区长和滨河西南延工程总指挥的计建中,就是“10·30”强拆命案的幕后利益人和指挥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