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电话:
当前位置:主页 > 伟德app >

又到一年春运时:民工老熊的风雪回家路(图)

文章作者:七娃 上传时间:2019-10-07

1月19日,乘火车从宜昌赶回万州老家的老熊一家,难掩兴奋

1月19日,乘火车从宜昌赶回万州老家的老熊一家,难掩兴奋


旅途中,疲惫的老熊睡着了

旅途中,疲惫的老熊睡着了


火车上,CRI记者跟随老熊一家人采访

火车上,CRI记者跟随老熊一家人采访


CRI记者跟随老熊一家人采访

CRI记者跟随老熊一家人采访


  国际在线报道(记者 任杰、汪涛):4个小时的漫长等待后,终于开始检票上车了。

  老熊掐灭烟头,拉起妻子和小女儿,一家人扛着三个沉甸甸的大包,随着波浪一样的人群,涌向K1195次列车。

  1月19号的下午3点钟,宜昌的天空阴沉,寒风吹散片片雪花。

  这一天是中国2011年春运的第一天。再过不久,中国最重要的传统节日--春节就将到来,每到这个时候,数以亿计思乡心切的中国人,会从四面八方涌向火车站,中国的铁路也迎来了一年中最繁忙的时候。民工、学生和在外漂泊的人们,顺着四通八达的铁轨,赶往一个共同的目的地——家。

  一家三口上了车,放好行李,老熊才长长出了一口气。他说:“我们每年一到腊月都要回家,只是想一家人在一起,一家人团聚,母亲在家里,还有一个大女儿也在家里。”

  老熊名叫熊道胜,其实并不老,今年才45岁,不过,头发凌乱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苍老很多。19号天还没亮,老熊一家三口就坐上长途汽车从160公里外的暂住地来到宜昌,连一口饭都顾不得吃,就赶到火车站排队买票。在焦急等待了近两个小时后,他终于买到了回重庆万州的车票。比起那些排上几天几夜队,都未必能买到火车票的人们,他算是很幸运了。

  老熊的家在万州一个偏远、贫穷的小山村。村里几乎所有的青壮男丁都到外面打工了。老熊兄妹五人,他排行老二,因为家里的土地少得可怜,实在无法养活一家老小,20多年前,他就出门闯荡了。现在,他和老乡一块干建筑装修的活儿。六年前,怕丈夫太劳累,妻子戴连菊也从老家来到老熊身边,操持家务。两口子租了一间小平房,三年前,小女儿就出生在那里。在妻子眼里,老熊是全家的顶梁柱。她说:“干活儿的地方如果路远的话,他五、六点起床出去了,骑自行车要40多分钟,晚上也得七、八点钟才回家。哪儿有不累哟!”

  老熊不怕劳累,但一碰到没活儿干的时候,他总觉着有劲儿使不上。他说:“生意还是可以,只是玩没活儿干的时间多,夏天热的时候,经常要休息。”

  活儿多的时候,老熊每月能挣三、四千块钱,可是供在老家的大女儿上学和扣除掉各种生活开支后,一年下来,他能攒下的钱也就只有1万多块。即便如此,老熊和妻子都很宠爱孩子,特别是跟在身边的小女儿。他们生活很节省,但每天还是舍得花上20块钱,给小女儿买好吃的。

  离开宜昌不久,火车呼啸着穿越起一个接一个的隧洞,车厢内也忽明忽暗起来。满载2000多人的这趟双层列车座无虚席,基本上都是和老熊一样回家过年的农民工,没有座位的旅客也不放过任何可以落脚的地方,各式各样的包裹几乎挤占了所有空间。车窗外,雪一直没有停,连绵的山峦一片银白。这趟列车配有空调,车厢里很温暖。能够回家过年,对每个在外辛苦一年的农民工来说,是幸福的事儿,快乐写在每一个人的脸上,大家有说有笑,打牌聊天,十分热闹。

  戴连菊是头一次坐火车,她笑着抱怨说,火车太拥挤,坐着不舒服。因为生活在长江边上,以前每逢过年,老熊一家人都是从宜昌坐船回家。去年底,老熊家乡通了铁路。这条从宜昌到万州的铁路虽然只有370公里,但要穿越崇山峻岭,被称为“史上最难修的铁路”,整整修了6年,每公里造价高达6000万元人民币。它连接起三峡大坝所在的湖北宜昌和中国农民工的主要输出地四川、重庆,来来往往的人们从此告别了必须通过水路进出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