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电话:
当前位置:主页 > 伟德app >

合肥60余民企质疑政府强拆户外广告牌

文章作者:七娃 上传时间:2019-10-24

  合肥境内高速公路和一级公路两侧,审批过的和没审批过的户外广告牌设置凌乱。政府主要领导视察后不满意,为了美美化景观,通过一个政府会议纪要,开始大规模拆除路边户外广告牌。

  牵涉其中的60余家民企认为政府行为依据和“说法”不明,侵犯其合法权益

  法治周末记者 韦文洁 发自安徽合肥

  1月22日,离兔年春节还有10天的时间,安徽省合肥市,已随处都是浓浓的年味。街边的商铺已经挂上了喜庆的红灯笼,商场里也到处是购买年货的人们。但对于安徽百万(化名)广告有限公司总经理李达(化名)来说,微醺的喜庆却让他更加纠结———所有广告牌要被拆除———这对一个专门从事高速公路户外广告业务的公司来说,无疑是一场灭顶之灾。

  与李达有着同样心情的还有星星传媒(化名)董事长王刚(化名)等60多家合肥民营广告公司的经营者。

  政府会议纪要整治户外广告

  让这些经营者感到大难临头的是一份来自安徽省合肥市政府办公厅的会议纪要———《关于清理整顿合肥境内高速公路及一级公路两侧广告问题的会议纪要》。纪要称:合肥市政府孔向阳秘书长于2010年12月7日主持召开会议,专题研究合肥境内高速公路及一级公路两侧广告清理整顿和规范管理问题。政府认为,合肥境内高速公路及一级公路两侧广告数量多、密度大、设置无序、管理混乱,严重影响了视觉景观和城市形象,与合肥现代化大城市面貌极不和谐,必须尽快加以整治。

  政府所言并不夸张。《法治周末》记者在肥东县店埠镇的环城高速看到,在密密麻麻的广告牌中,零星地散落着一两块已经落地的广告牌,只剩下粗大的钢柱光秃秃地矗立在雪地里。

  在广告牌最为集中的肥东店埠至肥西严店路段上,《法治周末》记者看到了更为凌乱的景象:在长度仅为44公里的高速公路两旁,竖立着高矮不同的广告牌424块———几百米就有一块广告牌,这些广告牌的所有者身份众多,有广告公司、有乡政府、有县政府、甚至还有个体村民。

  王刚也证实了记者的观察:“安徽大概是从2002年起,大规模兴起户外广告,投资二十几万元就可以立一块牌子,如果未经审批则成本更小,但每年的收益却不少,所以,不管有没有经营资质,只要胆子大或者找到关系,没有审批就可以立广告牌,安徽省在2005年只有不到2000块广告牌,现在已经发展到6000多块了。”

  但是,户外广告的春天并不像王刚料想的那样久远。王刚说,甚至未到果实收获的秋天,就迎来了被拆除的冬天,像这几天笼罩在安徽省上空的冷空气一样,让他无可奈何。

  合肥一流有限公司(化名)总经理尚可(化名)同样感到寒冷。他说:“当初我们立广告牌的地方属于农村,并不在城市管理的范围之内,所以通常的操作手续是:跟村委会签订土地租赁合同,再请城管局审批,然后到工商登记。其直径一般1米至1.2米,高度为22米至28米。”

  李达告诉《法治周末》记者:“2008年,我公司在高速公路肥西县境内建了7块牌子,当时这里还是农村,没有纳入城市管理,县城管局态度是,你们要建,我们不反对也不支持。结果一直没有管,7家广告公司的24块牌子就这样竖起来了。现在县城管局认为我们没有手续,要求全部拆除,目前已经拆掉了20多块。我们公司现在已经拆了5块:肥西县3块、肥东县1块、包河区1块,在这些拆除的牌子里,甚至有去年年初立起来的,直接损失100多万元;现在公司只剩下13块了,再拆下去公司也就不复存在了,公司尚欠的170多万元的贷款咋办呢?”

  面对公司的生存危机,这些有着切肤之痛的广告从业者们,不得不集体思考,是谁带来了户外广告的混乱困局。

  没规范多头批埋隐患

  王刚的意见在60多家广告公司之中得到普遍认同:“户外广告竖立混乱,有的甚至锈迹斑斑、破破烂烂。但这不仅仅是行业自律的问题,当初大家是按公路法的规定,将广告牌竖在栅栏的30米之外。但相关法规对更远处的设置则没有标准,结果里外重叠,高矮不一,拥挤零乱。可对拆牌行为,政府也不能靠简单的一刀切。”

  60家广告公司在一份致安徽省委、省政府的公开信中称:“造成不和谐因素的原因是否更值得思考和追究,为何将设置无序、管理混乱的后果一棍子都打在我们这些民营企业身上呢?”

  李达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因为不能接受无偿拆除的这种做法,2010年12月25日,他和其他6家广告公司负责人找到肥西县城管局吴局长。吴局长表示:“当时建广告牌也不能怪你们,因为当时这里还没有纳入城市管理;现在拆也不能怪我们,这是市政府要求的。”